水塔清洗

關於部落格
花蓮民宿
  • 17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孫西輝:印度發展潛力常被高看了

  對於印度,外國媒體大多看好其發展前景,甚至認為它將在中印“龜兔賽跑”中獲得最終勝利;國內也有人認為印度崛起具有得天獨厚的優勢。莫迪在訪美期間誓言“印度崛起”,認為印度的優勢是民主制度、“人口紅利”和市場需求。不可否認,印度崛起具有許多國家難以比擬的優勢。然而,這些優勢未必能成為實現“印度世紀”的“引擎”。   民主制是按平等和少數服從多數的原則共同管理國家事務的制度。這裡有三點需要說明:第一,印度實行的西式民主只是民主制度的一種形式。西式民主強調所謂的“自由民主”,但這實質上是“自由主義的民主”,而非真正的“自由”與“民主”。第二,民主制度與經濟發展之間沒有必然聯繫。菲律賓“克隆”了美式民主,經濟卻在東盟中長期居後;泰國、烏克蘭、埃及等國的民主制也無法保證國家穩定與發展。在印度,經濟建設經常因民主“扯皮”而受阻。第三,印度的民主法治存在嚴重問題。印度不僅行政效率低下、腐敗嚴重,而且法治水平極低,暴力犯罪案件頻發。可見,確保印度崛起的政治環境是實現良治與法治,而非僅靠所謂的西式民主制度。   將人口優勢轉變為有效勞動力需滿足三個條件,即勞動技能、遵紀守法和用工需求。印度在這三方面都存在問題:首先,印度文盲率很高。許多年輕人因不識字而缺乏必要的勞動技能,無法滿足高素質用工需求。其次,印度人自由散漫。由於宗教和民族傳統,印度人普遍缺乏時間觀念,不重視紀律約束,不利於現代化生產。再次,用工需求不均衡。在印度經濟中,對勞動技能要求不高的農業和低端服務業占有很大比例,第二產業的用工需求嚴重不足,這對於提升勞動者的技能和擴大製造業用工需求毫無裨益。   市場需求指對某種商品或服務的購買意願和能力。在印度,影響市場需求的因素主要包括:第一,經濟整體水平低。印度雖然有一批中產階層或富裕階層,但經濟發展總體水平不高,這限制了社會的整體消費水平。第二,貧富差距懸殊。印度是貧困人口最多的國家。嚴重的貧困問題制約民眾的消費能力,也影響政府採購。第三,印度的種姓制度造成嚴重的社會不平等,制約中下層民眾的收入與消費。改變這種狀況絕非易事,需要進行政治、經濟和社會領域的綜合治理。   與印度相比,中國具有更大的發展潛質。首先,中國堅持更廣泛更真實的社會主義民主,中國制度有集中精力辦大事和決策高效的特點,更好地解決了教育和貧困問題。其次,中國科技創新的投入更高,擁有更多高技能勞動力和高科技人才。再次,中國建立了相對完善的市場經濟體制,較高經濟水平意味著更旺盛的市場需求。當然,中國發展也面臨不少困難和挑戰,擁抱21世紀的關鍵在於確保不犯戰略性錯誤的同時解決好國內問題。▲(作者是山東省委黨校講師) (編輯:SN171) 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